Trending 球队资料新赛季中超赛程

怀旧的球事(图)

马拉多纳满脸胡楂的做了教练,不停地在场外捡球,难道他是想用这个动作来克制自己想在场上飞奔的念头

足球场上从来不乏英雄,而世人如此健忘,以至于需要世界杯这样的机会,来提醒我们一边念叨那些快被遗忘的名字,一边怀念自己逝去的岁月。那个扎小辫眼神忧郁的巴乔,他在做什么命途多舛,这位英雄也会为俗世纷扰所纠缠,也要面对生老病死,也要孤独的去舔舐寂寞,或者让寂寞吞噬他。想到这种天下人不无二致的生活就难过:这哪是巴乔啊正是因为现实把英雄变平民、把偶像搞的无比落寞的冷酷,所以才要不停的怀旧。

针对某一个特定的球员,代入情感,去感叹自己逝去的青春、飘散的理想,这种小资们的自怨自艾似乎格局太小。拿了冠军还是要先感谢国家,引车卖浆者伤怀之际,怀念一下国家的球事也是应当。

现代足球运动开展以来,中国队2002年唯一的世界杯表演一球未进、一场未胜,和巴乔罚丢点球相比,实在不能在同一个层面来怀念。但不要忘记了,我们祖先也曾经阔过的。很多考证都指出,足球的发源在中国。史记中说齐国物质文明发达,人民文化生活丰富,“其民无不吹竿、鼓瑟、蹋鞠者”,说的就是战国时人人已经都爱踢球。咱古典派足球的魅力穿越2000多年的时光,让你不感谢国家都不行。

蹋鞠后来演变最让国人熟悉的名称“蹴鞠”,拜文人刀笔所赐,高太尉成了中国足球的代言人。每次读到水浒的开头我不晓得怎么就会想到贝利,乌鸦嘴的球王因球技好做了体育部长。当然,还是高大爷更能发挥传统智慧打动圣意,因而官做的更大。

自汉以降,蹴鞠是绝对的技术流,走的是今天巴西的路子,风摆荷、流星拐一类的技术动作名称,听起来就让人心动神摇。玩这些花活的人追求的是球终日不坠,像极了齐达内。蹴鞠后来又有了个“圆情”名字,我妄自揣摩古人心意,那就是要带着感情去踢球,一场球踢完,踢的人看的人感情都圆满了。《隋唐演义》中,柴绍挟伴游长安灯市,这位花样美男与美人搭档,球进彩门自不消说,又有秦叔宝、王伯当等英雄在旁见证,这个情圆的真好,倒还真是风流美事一件。由此想到,米卢到底是老江湖,深谙吾国文化精髓,追慕唐公东床快婿之丰仪,提出个快乐足球口号,又找来美女零距离,颇有些“圆情”的味道。不过术士终是术士,在今天桑巴舞的技术流面前,只能是千疮百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