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nding 球队资料新赛季中超赛程

邓萃雯:出生时没得选但我不想一辈子没得选丨人物

如果说,香港回归25年间,港剧是内地观众探知香港文化的窗口,香港演员便是窗边的讲述者。戏中,他们以角色动情演绎香港变迁,向内地娓娓道来香港故事;生活中,他们也亲身感受着国家的日新月异,用心怀抱内地。

沧海浮沉随浪,戏中尽揽;今朝韶华共赏,此情依旧。香港回归25周年之际,新京报独家策划专访14位香港演员,他们中有些人如今依然坚守在电视业一线,有些人则过上了低调平凡的生活。但他们都是香港回归的重要幕前见证者。通过他们的动人讲述,我们试图重温香港电视剧最珍贵的黄金年代,唤起两地血脉相通的情感共鸣。

香港回归25周年的节点上,邓萃雯回望过往,感慨万千。这些年,“回归感受”这个话题,她只要一谈就很难打得住,且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她很难用三言两语准确地说出究竟是什么感受,但内心总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感激。相比起过去几十年在内地与香港之间来往奔波,现在的她已经成了一名“漂”满一年的“北漂”。

以前,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在内地定居,“我在香港出生、成长、受教育、工作,关于内地的一切以往只是看到的和听到的,现在能有机会亲身体会,能见证这里这么快速繁荣的发展,融入这里的生活,我感觉自己特别幸运。”她笑着说,不只是香港回归了,她也彻底回归了,成了北京的一分子。

邓萃雯从来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作为港剧黄金时代的参与者、亲历者,没人比她更清楚,曾经的她是怎样熬过来的,失去过什么,又获得过什么。

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行事风格和个性。了解邓萃雯的人都知道,她享受于生活的平淡,在内地定居的这些日子,给她的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她会向记者“炫耀”最近又学了哪些短视频的拍摄方法,如何成为一名电商购物平台使用者。她记得小时候跟爷爷到内地旅游,“我和爷爷去码头坐过河船,能看见鱼在河里跳来跳去的;还有香港没有的温泉,我一进浴池就要泡到全身泛红才舍得离开;爷爷还带我去看了样板戏《白毛女》《红色娘子军》《智取威虎山》;我小时候最爱看的功夫电影是李连杰的《少林寺》……”如今,她在内地生活,仿佛和自己的童年接了轨。

邓萃雯是个感性的人。表演与她的缘分开始于孩童之时,大概是不满意自己身处的环境,表演成了她逃避现实的窗口。她从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爸妈常年在外工作,很少有亲密的亲子时间:“我小时候就是个小大人,一般小孩看卡通片、玩过家家,这些都与我无关。别人玩做饭的游戏,我是真的在做饭,还要照顾爷爷奶奶,陪他们看电视剧。”这也成了她当年最大的爱好。她喜欢幻想,幻想自己跳进剧中故事里。“想来想去,大概当演员是最快可以改变命运的办法”。

在她的自我认知里,论相貌,自己属于五官端正,到不了绝世美女的程度;论表演,可以演,但不至于能演多好,毕竟自己的底气是“容易投入,但全凭想象”。中学毕业后,她遇上了TVB艺员培训班招收演员,不仅能念书还给工资,“考啊,这有什么压力”,“从小我读女校,也没化过妆,报考时需要提供一张化了妆的照片,我和同学就乱画一通。可能就真的是运气好,通过了。”她确实是幸运的,出演的第一部作品就当了女主角,搭档万梓良主演港剧《薛仁贵征东》,“可能当时太稚嫩了,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压力。你给了我角色,我就尽力去演,还觉得自己做得很好,多年后回看才发现非常一般(笑)。”

邓萃雯出道的第一部作品,就是搭档万梓良(左)出演港剧《薛仁贵征东》的女主角柳金花。

和其他TVB演员相比,邓萃雯没经历过长时间的龙套生涯。做演员的第一年就荣获了TVB十大艺人(一同被授予荣誉的还有汪明荃、周润发等)。名声、荣誉来得太快,她会觉得自己的心态有些飘飘然,甚至会自问“我有什么过人之处”。但好在,邓萃雯向来客观,不专注于表象,“荣誉、名气,都是外在的,和我没什么关系。公司会不会捧你才是重点。”1985年,翁美玲意外去世,TVB急需女演员接替她出演古装剧。因为邓萃雯长相古典,自然成了拍同类题材的不二人选。

“演古装戏确实辛苦,妆化得久,也卸得久。那会儿,监制会鼓励我说‘古装多美啊,而且不是人人都能演,就你最适合’,我就默默鼓励自己‘那就好好演吧’,所以辛苦也甘愿。”上世纪80年代,港剧鼎盛、经典频出。她平均每天最多只有三到四个小时的睡觉时间,累到连头饰都不想拆,“我每天都把古装造型带回家,慢慢练就了一身好技术:路再颠簸,再怎么困、再怎么睡,头发都不会乱。”十多年前,来内地拍电视剧《新还珠格格》时,化妆组对她和刘雪华赞不绝口,“别人经常到了现场头发就乱了,但我俩的造型可以保持一整天。当时我就在心里偷笑,这是过去锻炼出来的啊!”

入行到现在,很多事邓萃雯都习惯自己做,大到开车跑通告,小到演戏前准备行头,她也养成了“有事不麻烦别人,尽量自己解决”的习惯。演员需要有无限的耐力和适应力,一年有三百多天都在片场生活,“那时我什么都不懂,有角色、有机会,来了就演,你给我什么我都尽力去做。观众也不太会批评你的表演,但我总认为自己还能演得更好,于是就靠积累来纠正表演。比如这个戏没做好的地方下个戏改改,但这种进步的方法有点儿缓慢,一定要剧播了才能看到自己的表现。”

在1986年播出的港剧《倚天屠龙记》中,邓萃雯饰演周芷若一角,与梁朝伟(饰张无忌)搭档。

彼时,《倚天屠龙记》《决战皇城》等港剧的热播让她成了收视的保障,也成了观众心中的最美古装女演员。但她却对未来充满了疑惑:“我有点儿空了,不断从身上拿东西出来,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一直活在电视城里,不停地拍戏,一直这样演下去就没什么可以再拿得出来的了。”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暂时离开娱乐圈,到国外进修。邓萃雯觉得那是自己人生中重要的一课。一出道即做女主角,她是个居安思危的人,希望找到进步的空间:“如果别人不捧我了怎么办?如果一辈子都是被安排,那我的人生也太不靠谱了。出生的时候我就没得选,我不想一辈子没得选。”

至今,你问邓萃雯,会不会因为当年事业巅峰期选择留学的决定而后悔,她说,那是她最“划得来”的时光。她不想被忙碌推着走,甚至连推去哪里都不知道,“入行后,我每天都看着通告单开工,不想被淘汰,就必须往前走。这中间,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与否,或是想不想要,逐渐迷失。”她想了想,“我真的需要沉淀下来,去找回初心。”国外潜修的那几年,邓萃雯彻底卸下娱乐圈里的浮躁,生活变得简单而纯粹。在找到了“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到底想去哪里,喜欢怎样的生活”的答案时,她如释重负,也有了继续前进的勇气。回国后,她整个人都变得简单了,也更坚定了自己想继续做演员的信念,“那时,表演不只是在‘工作’。”后来,她在女性群像剧《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中饰演楚楚动人的姚小蝶,这大概是邓萃雯入行以来最辛苦的角色,她要从16岁演到40岁。但姚小蝶自小在温室里长大,和邓萃雯的童年经历不符,她就尽力去找自己身上与角色的相似之处。随后,她又主演了106集的港剧《再见艳阳天》,同TVB版《天龙八部》等剧一起引进内地。

此时的她,真正感知到了成名带来的红利。“那大概是我入行这十多年来最幸福的时候,我买了房子,打算退休后就享清福。”不料,首次投资遇上亚洲金融风暴,加上亲情、感情上的失意,邓萃雯一度觉得没了希望,此时的她突然发现,真正能帮助她渡过难关的只有自己。为了生计,邓萃雯只身到广东演出,唱、跳、演、抽奖……自己一个人包办。她还做过电台主持、配音、DJ、司仪等,忽然发现自己多了很多生存能力,也决定换一种生活方式。她以不到一半的价格卖掉一天都没住过的房子后,反而释然了、轻松了:“我发现,原来有些东西想强拽在手中不一定安稳,不如调整心态乐观前行。”

“危机感”追着邓萃雯跑了几十年:怕失控、怕受伤……但经过挫折,她将这一切视为命运的安排。接到《金枝欲孽》中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如妃一角时,尽管她不喜欢“勾心斗角”,但也要尽力揣摩,将角色那种“皇宫里没有爱却想得到爱”的无奈演绎得淋漓尽致。该剧播出后,成为港剧历史上无可替代的经典,她所到之处都有人说上一句“如妃娘娘吉祥”。那之后,她成了同类题材作品的宠儿。可她偏不顺从,拒绝了很多雷同的剧本,而是选择了挑战自己,出演《巾帼枭雄》系列里的四奶奶康宝琦和郑九妹,让她成了TVB万千星辉颁奖典礼上首个连庄“最佳女主角”。回想那段动辄引得千万观众追剧的岁月,邓萃雯的脸上看不出一丝骄傲,她说自己“还没做到最好,希望往后可以更好”。

对于未来,邓萃雯希望一年有一半时间在工作,剩下的就去过好自己的生活。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比起作品中的表演,她更注重的是作品给观众带去的力量:“演员有给别人带来力量的义务,观众喜欢你,你的一举一动、你塑造的角色都会影响到他们。疫情发生的时候,我在社交平台和粉丝们互动,发现大家因为环境感到焦虑、不开心,但就像《巾帼枭雄之义海豪情》中有句台词说的,‘天到最黑黑黑……的时候,就是天要亮的时候’。他们说,这些话可以给正处于低谷中的人以鼓励,那一刻我明白了自己做演员的意义。”

这些年,邓萃雯逐渐把事业重心转移到内地,“未来的日子,我希望自己一年有一半时间在工作,其他时间就好好生活,细心感受。”她说内地的变化太快了,很多时候自己都追不上,但新奇的人和事给了她无限灵感。表演上,她也会一直坚持“宁缺毋滥”,剧本要过硬,角色要有吸引力。不过,这两年发生的事也给她带来一些改变:“吴孟达、廖启智的离世给了我很大触动。观众会觉得是他们的戏陪伴了自己的成长,他们用表演给观众的生命增添了快乐和启发。这让我认识到,不管角色大小,只要演好,观众都会感知到你的重要。”“未来,我希望像达叔、智叔一样演些让自己觉得有创作空间的角色,也能过好自己想过的生活。”

邓萃雯:雅俗共赏,正能量,励志且贴近生活,尤其港剧中的女性角色,呈现了真实的香港女性面貌:独立、拼搏,有自己的想法。

邓萃雯:在我演过的角色中,港剧《女人不易做》中的海翘,就是典型的职场女性——靠自己,头脑灵活,对准机会以能力先行,有打不死的斗志。虽然工作竞争激烈,但仍有互助互勉的“狮子山下精神”。

邓萃雯:事业上多了在内地发展的机会和可能性,工作性质也比以前有了更多选择,竞争当然也比香港大,所以必须要不断学习来提升自己。至于生活方面,这两年我定居北京,做一个接地气的北上同胞,需要适应气候和地域变化,真正地感受内地生活,了解中国文化和现状,现在这种近距离的体验会使我看得更清晰更实在。我也没想到香港回归二十多年后,会是我的人生再出发。

邓萃雯:在内地生活太便捷了,我记得几年前在剧组请大家喝东西,还会给助手现金,现在都不用现金了,我才发现自己太落伍了(笑)。现在在内地出差,我几乎身上都不带现金,也不需要自己开车,直接网约车舒服又方便;以前我不习惯在网上买衣服购物,现在随时都在网购。回到香港,很多东西又要从头习惯,到实体店购物,拿现金消费……

邓萃雯:普通话我学得不算快,主要是身边跟我常交流的人普通话也不够标准(笑),而他们也适应了我满口流利的港普(大笑)。但有个词似乎永远都念不准,就是“媳妇儿”,这个词我学过很多次,但说的时候总是说不出来。其实不时时刻刻说普通话,是很难纠正已经习惯的发音方法和能力的。

邓萃雯:没有,都还在学。现在有太多东西需要我学习和接受,内地的发展和变化到了一种“我刚明白就过时了又出新东西”的速度;我唯一的技能是不停吸收各方海量式的精华,从中筛选出自己想要的。

邓萃雯:感谢他们仍然把我和我的作品记在心中,这真是莫大的荣幸与感动。我会努力保持最好的状态,尽量让观众看到我的时候,觉得他们还是当年的自己,这样观众就能留住美好的回忆和那时的初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