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nding 球队资料新赛季中超赛程

流言板]卢塞斯库:俄罗斯运动员不该为战争承担代价体育与此无关 – 虎扑社区

虎扑03月28日讯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乌克兰足球便陷入了停滞,76岁的基辅迪纳摩老帅卢塞斯库接受了英国媒体《卫报》采访,这位罗马尼亚老帅也讲述了在这期间的经历以及对于俄乌冲突的一些想法。

当俄罗斯的炸弹第一次在基辅爆炸时,卢塞斯库还在睡梦当中,他回忆道:“我在半夜醒来,天气是怎么了?二月份都出现雷暴了?我听到了巨大的噪音,并且听起来令人害怕。在第二天早晨,闹钟把我叫醒了,然后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到处都陷入了恐慌。”

这位76岁的老帅曾在顿涅茨克矿工执教12年,而在2020年接过了基辅迪纳摩的教鞭,手握36座冠军奖杯的他仅次于49座冠军的弗格森,位列足坛第二。但目前的局势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思考冠军奖杯,卢塞斯库的思绪也沉浸到了战争当中,他谈道:“我其实并不想离开乌克兰,我之所以离开是因为我认为比起留在基辅,我在布加勒斯特可以给予更多帮助。”凭借着欧足联、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足协的帮助,卢塞斯库帮助迪纳摩和顿涅茨克矿工的外籍球员离开了乌克兰。

“罗马尼亚大使坚持要我离开乌克兰,基辅迪纳摩也认为我应该离开,但是我最想知道的是我队里的孩子们会怎样。我们认为球员们在迪纳摩的训练营会很安全,那里在基辅市区外数公里。”回到了布加勒斯特之后,卢塞斯库立刻着手帮助球员们的安全,算上球员家人在内,他帮助了超过80人离开乌克兰。卢塞斯库谈道:“我没有被压垮,总得有人要做些事情。我在能力范围内进行帮助,我做到了自己的最好。他们的家人都很安全,球员们备受鼓舞。”

“我发现很难应对的是在去罗马尼亚的路上所见到的景象,拖家带口的人们只能在离边境线数千米远的地方抛下汽车,一只手拖着行李徒步,另一只手抱着孩子徒步前行,希望能够尽快抵达边境线,因为在边境线上汽车的队列很长。我努力去了解局势,但是我没有看太多新闻,因为当我看到在乌克兰发生的事情时,我的灵魂感到刺痛。”

尽管乌克兰的国内足球陷入了停滞,不过基辅迪纳摩U19梯队将于4月6日在布加勒斯特征战青年欧冠的比赛,对此卢塞斯库表示:“我知道很多人会说当一些人还在为战争而奋斗时,另一些人却在踢足球从道德上来说是不对的。不过每个人都可以用个人的方式来奋斗,在球场上的表现也可以鼓舞很多人。我和乌克兰足协讲过了我的想法,我认为如果让顿涅茨克矿工和基辅迪纳摩组建一支联合球队在布加勒斯特一起训练比赛,备战6月份和苏格兰的世预赛,这会是一个好主意。”

尽管有建议让乌超在意大利、波兰等地完成比赛,但卢塞斯库表示:“我当然希望赛季能够在球场上结束,但是目前这非常困难。想象一下顿涅茨克矿工有10位南美球员都回国去了,现在没有敌对的空间了,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团结在一起,努力尽可能多地提供帮助,这是我唯一的目标。我正在经历着一些和2014年我在顿涅茨克时经历的相似的事情。当我离开了顿涅茨克之后,我从没有想过我还会回去。但是在顿涅茨克我仍然留下了许多回忆、比赛以及许多的夜晚,我喜欢那些在顿涅茨克新球场的夜晚。那座城市也非常迷人,顿涅茨克的生活很美好,我们拥有着希望的一切。”

“我相信那些公开支持战争的人应该被禁赛,因为体育和这些东西没有关系。体育应该是公平且热情的,而鼓噪战争并不在运动员的业务范围当中。我说过俄罗斯运动员不应该为乌克兰发生的事情承担代价,但是很多人对此在攻击我。但是我相信体育可以为和平的努力做出贡献,或许不是强制性的,但是可以为我们都想要的东西铺就道路。在冲突结束后我们会怎样做?我们将如何寻求我们之间的和平?”

尽管已是古稀之年,但是卢塞斯库并没有考虑退休,他表示:“我很想念我的日常工作,想念训练课,想念我的队员们。不过我很幸运我的儿子是塞萨洛尼基的教练,我还可以一直关注他的比赛。我的梦想是再次看到乌克兰和那里人民的笑容,只要我还有足够的能量和健康,我就永远不会停下来。”

虎扑03月28日讯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乌克兰足球便陷入了停滞,76岁的基辅迪纳摩老帅卢塞斯库接受了英国媒体《卫报》采访,这位罗马尼亚老帅也讲述了在这期间的经历以及对于俄乌冲突的一些想法。

当俄罗斯的炸弹第一次在基辅爆炸时,卢塞斯库还在睡梦当中,他回忆道:“我在半夜醒来,天气是怎么了?二月份都出现雷暴了?我听到了巨大的噪音,并且听起来令人害怕。在第二天早晨,闹钟把我叫醒了,然后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到处都陷入了恐慌。”

这位76岁的老帅曾在顿涅茨克矿工执教12年,而在2020年接过了基辅迪纳摩的教鞭,手握36座冠军奖杯的他仅次于49座冠军的弗格森,位列足坛第二。但目前的局势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思考冠军奖杯,卢塞斯库的思绪也沉浸到了战争当中,他谈道:“我其实并不想离开乌克兰,我之所以离开是因为我认为比起留在基辅,我在布加勒斯特可以给予更多帮助。”凭借着欧足联、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足协的帮助,卢塞斯库帮助迪纳摩和顿涅茨克矿工的外籍球员离开了乌克兰。

“罗马尼亚大使坚持要我离开乌克兰,基辅迪纳摩也认为我应该离开,但是我最想知道的是我队里的孩子们会怎样。我们认为球员们在迪纳摩的训练营会很安全,那里在基辅市区外数公里。”回到了布加勒斯特之后,卢塞斯库立刻着手帮助球员们的安全,算上球员家人在内,他帮助了超过80人离开乌克兰。卢塞斯库谈道:“我没有被压垮,总得有人要做些事情。我在能力范围内进行帮助,我做到了自己的最好。他们的家人都很安全,球员们备受鼓舞。”

“我发现很难应对的是在去罗马尼亚的路上所见到的景象,拖家带口的人们只能在离边境线数千米远的地方抛下汽车,一只手拖着行李徒步,另一只手抱着孩子徒步前行,希望能够尽快抵达边境线,因为在边境线上汽车的队列很长。我努力去了解局势,但是我没有看太多新闻,因为当我看到在乌克兰发生的事情时,我的灵魂感到刺痛。”

尽管乌克兰的国内足球陷入了停滞,不过基辅迪纳摩U19梯队将于4月6日在布加勒斯特征战青年欧冠的比赛,对此卢塞斯库表示:“我知道很多人会说当一些人还在为战争而奋斗时,另一些人却在踢足球从道德上来说是不对的。不过每个人都可以用个人的方式来奋斗,在球场上的表现也可以鼓舞很多人。我和乌克兰足协讲过了我的想法,我认为如果让顿涅茨克矿工和基辅迪纳摩组建一支联合球队在布加勒斯特一起训练比赛,备战6月份和苏格兰的世预赛,这会是一个好主意。”

尽管有建议让乌超在意大利、波兰等地完成比赛,但卢塞斯库表示:“我当然希望赛季能够在球场上结束,但是目前这非常困难。想象一下顿涅茨克矿工有10位南美球员都回国去了,现在没有敌对的空间了,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团结在一起,努力尽可能多地提供帮助,这是我唯一的目标。我正在经历着一些和2014年我在顿涅茨克时经历的相似的事情。当我离开了顿涅茨克之后,我从没有想过我还会回去。但是在顿涅茨克我仍然留下了许多回忆、比赛以及许多的夜晚,我喜欢那些在顿涅茨克新球场的夜晚。那座城市也非常迷人,顿涅茨克的生活很美好,我们拥有着希望的一切。”

“我相信那些公开支持战争的人应该被禁赛,因为体育和这些东西没有关系。体育应该是公平且热情的,而鼓噪战争并不在运动员的业务范围当中。我说过俄罗斯运动员不应该为乌克兰发生的事情承担代价,但是很多人对此在攻击我。但是我相信体育可以为和平的努力做出贡献,或许不是强制性的,但是可以为我们都想要的东西铺就道路。在冲突结束后我们会怎样做?我们将如何寻求我们之间的和平?”

尽管已是古稀之年,但是卢塞斯库并没有考虑退休,他表示:“我很想念我的日常工作,想念训练课,想念我的队员们。不过我很幸运我的儿子是塞萨洛尼基的教练,我还可以一直关注他的比赛。我的梦想是再次看到乌克兰和那里人民的笑容,只要我还有足够的能量和健康,我就永远不会停下来。”

与国家有关就一定要与政治挂钩吗?政治是国家的全部吗?只能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但无论如何这是值得去追求的价值,尤其是在它受到威胁的时候,更需要有人能站出来维护它。

与国家有关就一定要与政治挂钩吗?政治是国家的全部吗?只能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但无论如何这是值得去追求的价值,尤其是在它受到威胁的时候,更需要有人能站出来维护它。

致敬老帅!战争受伤的是平民百姓,没想到足球也没法让战争走开,而是无法避免地缠绕在一起

致敬老帅!战争受伤的是平民百姓,没想到足球也没法让战争走开,而是无法避免地缠绕在一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